Relax,I'm here

【黑街】PEPE

萌~

C41-1:

黑街特别篇之佩佩。
瓦拉内,C罗强势抢戏。
之前写过一个阿宽的,再写个佩大湿的。
写了他那段人见人恨的恶徒生涯(并不

杀手AU



(01)
就像很多杀手一样,pepe的真名并不是pepe。
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名。
那只是一个名字,一个代号。
那时他刚刚被“黑店”的人看上,当被问起名字时,pepe看了眼白晃晃的日光,呸了一声。
那就叫pepe吧。
pepe,bobo,sese什么都行。
那就pepe好了。
一个名字,一个代号。
没有姓,没有名。
作为一把枪,足矣。

(02)
varane第一次见到pepe的时候,他才18岁。
Zidane把他引荐给pepe的时候,pepe正在酒吧喝酒。
他的头很大又很圆,还光秃秃的。五官刻的很深,眼睛大却透着凶气,脸上一有牵动皱纹就随机蹭过来,挤在一起,身材虽然高大,却又给人蜷缩的感觉。
总之一点也不像个不到30的人。
varane想笑,却又不敢。
他涨着脸,努力的把头低下,隐藏着自己。可他一米九的身躯却实在是引人注目。
pepe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Zidane悄悄的在他耳边说,啰,pepe准了。
varane还是低着头。
pepe。
恶徒。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八卦,杀手也不例外。
圈里的人都知道他的恶名。
对,恶名。
杀手之间很少互相残杀,因为这钱不多,活不好干,还沾一身的麻烦。
况且杀手和杀手间,总有点惺惺相惜的感觉。
但pepe会。
他和Ronaldo是唯二的两个会接杀手单子的人。
但前者是因为不挑剔,他什么人都敢杀。
而后者,是因为他喜欢。
varane觉得,这样很没有职业道德。
Zidane说他有些死板。
可他就这么觉得。
pepe端起一杯酒,一口饮尽,然后走过来。
Zidane已经走了。
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他虽然已经退休,洗手不干了,但身手还在。
varance紧张的看着pepe。
喊了声,老师。


(03)
varane一开始觉得,他的老师很凶。
后来觉得,还不错。
可惜他的朋友不算多,没有人愿意和一个凶恶的人做朋友。
但或许正为如此,他对朋友以绝对的忠心。
总的来说,倒也不错。
然后pepe带着他一起去完成一个生意。
那是一个有钱人。
varance发誓,他在百米外就能闻到他身上的铜臭味。
他有一堆保镖,还有一大堆女人。
而杀手只有他和pepe两人。
他们站在高楼的天台上,目标抖着一身的肥肉傻笑,全然不知道死神降至。
而死神的代理人,装着狙击枪。
风吹着varane的脸生疼,他看着pepe装上弹匣。
鸟儿尖锐的声音划破天幕,它刚刚归巢。
摆好一个舒服的姿势,给机枪上膛。
子弹旋着空气,打进的却是pepe的肩膀。
最惜命,恐怕是有钱人了。
他的保镖比想象中的还多,有的在屋里陪老板喝酒,有的躲在天台,等着抓鱼。
varane傻傻的看着一切,看着鲜血侵开,就像夜幕的血色朝霞。
pepe把枪甩在他的身上,顺便把他推到死角。
他躲在排气用的柱子后面,握着短枪,肩膀很痛,却不敢大口的出气。
夜色是最好的保护色,可声音会暴露一切。
pepe知道,有人透露了他的行踪。
会是谁?
经纪人,varane,甚至是雇主。
或者只是一个别的无聊的杀手。
想要他死的人太多太多。
可他,pepe开始笑,他活到了现在。
笑声越来越大,暴露了他所在的地方。
但是pepe不怕。
杀手只有一次机会,如果你失败了,就不会再有机会了。
更何况你要杀的,还是pepe这样的好手。
刚刚那一枪没有要pepe的命,pepe就知道,死神今天找的,可不是他。
那人果然开始沉不住气,佩佩又一次听见了上膛的声音。
今天的风很大,而风向他。
他从柱子后跳出来,像那个探出头的人影开枪。
杀手中最怕的是两种,初出茅庐的新人,他们天不怕地不怕。杀人成习惯的老手,他们全部在乎。
而最要命的,是既没有新人的胆子,却有老手的顾虑。
黑影没想到会有人往子弹上冲。
所以他慌了。
pepe知道,他要慢一点,慢到子弹已经先一步打穿了他的肚子。
但pepe也知道,他要准一点,准到他的子弹穿透了黑影的胸膛。
肚子上的伤口和性命比起来,谁更重要,pepe是人的清的。
何况他现在很不爽。
人不爽,总是要发点疯的。
pepe走向那个黑影,他要确定他有没有死透。
varane听到他说,小鬼,任务啊。
他慌忙的把瞄准目标,但目标已经先一步知道消息,逃走了。
varance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杀手只有一次机会,他不能失败。
他开始寻找目标,他知道他们一定没有逃远。
酒店只有一个门,门口只有三辆车。
他们一定会出来。
他们出来了。
他们看样子还不知道保镖已死,并不太慌张。
他的枪瞄准。
扣动扳机。
有人的脑袋炸开了花。
雇主说,一个都不能留下。
于是varane接着开枪。
他们开始反击,却不是varance的方向。
他们冲着对面的巷道,惊恐的尖叫。
枪声响成一片,今晚却没有警察。
varane突然明白了什么,开始收拾枪支,装进大提琴的琴盒里。
他的速度飞快。
他下楼的时候看见了那具尸体。
varane顿住了,一阵恶心涌上心头。
本来只是肺穿孔,肚子却被活生生的撕扯开,肠子洒了一地。
还可以活半分钟的人,现在已经死透了。
varane闭上眼睛。
可恶心还在心头。
那具尸体。
那具人。
他认识。
也是一个杀手。
混了几年,一直不温不火,既不接小单子,却也接不到大单子。
有人要买恶徒的命,而恶徒的死能给你带来名声。
混了大半辈子,总有点要赌一把的。
他记得这个男人的笑,他还请过男人一杯酒。
可现在他只记得他在夜色下都泛白的肠子。
没有什么比你认得的人死在你面前更让人恶心的了。
这一切恐怕都是一石二鸟的圈套。
pepe早就不知道去哪。
varane加速向下。

人不爽总会干点疯事。
酒店门一片狼籍,马路被血染的通红。
如此的空旷,甚至酒店里也没有人声。
寂静。
三辆车还停在门口,一辆车的车门打开,催促着varane上车。
varane背着厚重的琴箱,小心的踩着地,他很难找到下脚的地方。他的新球鞋是纯白的,不好洗。
pepe躺在后座,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他的袖子上全是血,掀起的衣服下肚子破了个大洞。
眼睛布满了血丝,嘴皮干的发裂,看上去又古怪,又可怖。
血腥味充满了varane的鼻腔。
他看上去命不久矣。
但驾驶员还一副悠哉悠哉的样子。
他甚至转过身来,对着varane伸出手,耳朵上的钻石闪闪发光,笑的一派风骚。
你好,我叫Ronaldo。
噢,那个全世界都知道的骚包。
pepe在后座骂娘。
Ronaldo才撇着嘴耸了耸肩,发动了汽车。
“你不知道我杀一个人要多少钱,你看,现在我为了救你这条破命。杀了多少人?怕是卖了你都不够回本。”
“该死的……我要是… …死了,你就…你就一分钱也拿不到。如果你再不开快一点的话……”
Ronaldo耸了耸肩,看上去完全不是一个杀了人的样子,反而是个有点点抱怨但还算尽职的小司机。
想要pepe命的人一定很有钱,才请得起Ronaldo。
但谁都知道Ronaldo是个大骚包,而且任性。
他想要谁死谁就死,可他想要谁活着,那人就一定会活着。
pepe朋友不多。
但他对朋友报以忠心。
而他的朋友也一样。

走之前Ronaldo拿出一张纸条。
他说,你还是我。
pepe已痛的喘不上气了。
但Ronaldo却笑的和狐狸一样。
他把纸条放回自己的衣兜里,说,我可是很贵的啊。
varane明白,那位雇主活不久了。
varane也明白,他可不能说出去。
没人知道ronaldo接了这个单子,但如果别人知道,就会明白Ronaldo不仅撕约,还倒打一耙干死了雇主。
他要是说出去,就没人敢雇Ronaldo。
所以他眨了眨眼。
什么也没说。


(04)
那件事后peep在床上躺了半年。
却一改暴脾气的作风,下手越发稳健冷静了。
界内有无数人猜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有人说是那天晚上血腥太重,也有人说是pepe在医院碰到了真命天女。
但没人知道。
只知道pepe越来越可靠,生意也越来越好。
这也成为了界内十大未解之谜。
直到又一天varane遇见了接孩子放学的pepe。
女孩天真可爱,拍着父亲的光头。
而varane呆呆的看着面色尴尬的父亲。
他是她女儿学校新来的实习老师。
pepe是他学生的家长。
女孩的父亲是自己的老师。
varane有些头疼。
pepe尴尬的说,你知道,Ronaldo很贵的,养孩子,也很贵的。
varane尴尬的说,小姑凉表现得很好,很听话。

杀手都有两面,一面是普通人的生活,一面是见血的杀手。
谁说杀手就不能奶孩子啊!
(Ronaldo打了个喷嚏!


(番外)

当杀手要具备很多知识。
杀人可是一个技术活。
所以佩佩把瓦拉内按在书堆里,让他好好学习。
突然瓦拉内抬起头来,说
老师,我好喜欢……
话音未完,佩佩抖了抖。
一瞬间他想到了八卦论坛——有人的地方就有八卦——上的关于j罗表白c罗,科娃表白莫德里奇,克罗斯表白克洛泽等师生or学长学弟恋。
他看着瓦拉内水灵灵的大眼睛。
一时不知道怎么办。
我还有一个女儿啊!
瓦拉内没有发现佩佩的异常。
而是羞涩而有坚定的说。
“老师,我真的好喜欢学习啊!”

嗯?


End



点击下面的红心或者小蓝手。
不要客气,请大力。

评论

热度(96)

  1. CR7是初心Relax,I'm her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