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x,I'm here

【授权翻译/麻花】The Morning After(01)

C41-1:


终于捉急的要到授权了(。感觉自己问的好智障而且浓浓的小学生英语OTZ作者居然答应了。amazing


一个醉酒后的故事。

这篇文大家一定要看啊,如果嫌弃我文笔和水平的也一定要去看原文,真的写得特别特别棒,人物的性格也很不错,找的点也很新颖,有些地方看得我想哭QAQ反正真的非常能打动我,良心安利(。如果你觉得不好看一定是我翻译的太烂了我的锅原作者真是棒GAY


本章的上半部分之前试发过,这次发的是修改了一下+文章后半部分。

这篇目前更新了三话,虽然更新有点慢,但每话都挺长的,翻译过来大概有六七千字的样子。

我的话目前打算一周一话,然后追到原作者自己的进度为止。


========================================================


Madrid, 2015. 

      

    

     当karim睁开他沉重的眼帘时,他注意到的第一件事,是他强烈的,要炸裂的头痛。

     他感觉像是他昨晚喝掉了isco家的全部的酒,但关于派对上发生了些什么,他的记忆出了些问题。


     在cris在和Espanyol的比赛中打入了五粒进球后,isco邀请他的队友们一起庆祝狂欢,几乎全队的人都来了。

     只除了Pepe,Marelo 和Luka。

 

      Karim模糊的记得一些碎片——玩真心话大冒险,他还喝了一些龙舌兰酒,因为isco激他这么做,但这基本上是他昏睡过去前记得的最后一件事。

      他感到丝质的床单轻轻的抱着他的身体,外面看上去还是黑漆漆的,他估计现在一定很早。

     现在他想知道他在哪,他开始打量周围,一瞬间一股极度的恶心开始在他的胃里翻滚。他不得不平静下自己的呼吸,慢慢地呼出,才不至于让他吐得满床都是。

     裸露的后背摩擦着丝质的被子,这时karim才突然痛苦的意识到一个事实——他什么也没穿。

     而当他正在想该死的为什么他会脱掉自己的衣服时,他震惊了——因为他的离开,有什么突然动了一下。

     这里有个人和他一起在床上。

     他努力的克制他的不安,他的心脏都要跳出屋顶了。然后他试着慢慢的转身,看看是谁睡在他的旁边。

     屋里太黑了他看不太清,但当他转过去的时候他还是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男人的身体的形状。

     于是他靠的更近一点,闻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香水的气味,一种混杂着甜味和其他的让他无法平静的味道,他的心停止了跳动,胃也沉了下去。

      Cristiano.

      他能够认出这种香水,在任何地方,cris总是带着一样的味道。

      Cristiano Fucking Ronaldo就睡在他的旁边!

他控制着自己的呼吸直到确定他确实是睡着了才不自主的喘了口气。然后绝望的试着让以最快的速度把自己从床上拖了起来。

 但他的衣服全部乱糟糟的撒满了地上,他不得不试着弯腰去捡起它们,这时他的胃再一次翻滚起来,而且他知道这一次他真的会忍不住吐了。

      他从床上跑下来,整个房间都在围着他旋转,他听到床上传来一声令人窒息的呻吟,但他无视了它,推开了最近的一扇门,乞求他能在浴室里解决而不是在走廊。

      幸运的是他做到了。他跑到了厕所里面,打开灯的开关,把自己锁在了里面。跪下抱着马桶吐的一塌糊涂,直到他想他看到星星。

     他在那站了很久,把内脏都快吐出来了,他感到非常的痛苦和混乱。

      昨晚到底他妈的发生了什么还有他为什么什么都不记得了?这就是他真的为什么从来不喝醉。

       艹他妈的那个从来就没什么好事的isoc和他那个愚蠢的游戏。

       当karim终于停止了呕吐,他站在水池边溅了些水在他的脸上,用塑料杯接了一大杯水喝了。

      他嘴像在地狱里那样渴,身体从主干到每一个部分都痛得厉害。

      浴室的光线太亮了,当他仔细的检查着自己时他可以看见他自己的锁骨和脖子上有一些咬痕,好了,他的头痛快要杀了他了。

     他的脸色几乎苍白的可怕,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他想知道他在昨晚到底干了什么。

     “我艹。”他低声骂了一句,滑到了浴室的地板上,他的双腿挨着浴室白色地板上铺着的柔软的垫子,脑海里不停的回想着这些咬痕是怎么出现的。

      他需要回到卧室去拿他的衣服,然后从这个地狱里逃出去,但他担心会吵醒cris。

      可是他不得不回去,他不可能永远呆在浴室的地板上,于是他把自己拖起来,这样的时刻真是前无仅有啊。

       他尽可能轻的打开了门,但他依然打开着浴室的灯这样他就可以更好的看见卧室里能让他回到床边的路了。

      房间里真的太乱了。

      地上到处都是衣服,一个空的香槟的酒瓶放在cris头旁边的床头柜上,床的一边还掉落着几个塑料包装。

       karim不敢翻找所有的衣服,所以他蹲下来,像一个受惊的可怜虫般小心的找着他的衣服,而且尽可能快的捡起它们。

       幸运的是cris一直没有醒过来,依旧睡的很香。

       karim担心的看着他的朋友并且注意到cristiano露出来的裸露的胸部,他祈祷着上帝无论如何cris至少下半身是穿着的然后他们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

      但当他更近的靠近床头柜时,他发现那几个安全套的包装确实是被打开的。

      他的心掉下来了,胃部再一次涌上了一阵恶心。

      GOD!该死的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做过了吗?

      他的屁股不怎么痛这至少证明了他不是下面的那个——这甚至是更耻辱的事情。

     他摇着自己的头,顽固而且简单的决定拒绝相信他和cris他们真的做过什么。

     他们可能只是和一些女孩一起睡觉,只是不知道何故她们没有也在床上或者别的什么。

     是的,一定是这样。

     这个推理唯一的问题是karim不记得party上有过任何的女孩。

     也许她们是租来的,之类的,也许是isco叫的上门服务。

     没错一定是这样的。

     哦,感谢这些猜想只让他感到更加的不舒服。

     他终于找齐了全部的东西,然后再到浴室里穿上,从另一扇门溜到了走廊上。

     他终于意识到了他在哪。

     这些弗拉门科舞的画像,全家福,还有丑陋的地毯都在告诉他他还在isco的家里。

      屋子非常的安静而且黑暗,他下来的时候拍了拍手,他知道isco家的灯是自动的,它们会立刻亮起来。

       他的手机放在牛仔裤的后面的衣包里,但他哪也找不到他的车钥匙。

       这是当然的。

      因为是cris开车带他来参加party的。

       

      完美,真是完美极了。

      他现在在这,半夜,还没有能够回家而且不必面对cris的办法。

 

     当然他可以叫taxi,但他现在没有心情去见一个陌生人,除此之外:在回家这么长的路上他需要一个不会问他脖子上的痕迹怎么来的一个人。

       所以他打开了他的手机,看了一下时间(现在是4:30)手指在屏幕上滑动着挑选一个号码。他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按下了”call“

       在铃响了三遍后,他终于听到了答复。

       “怎么?”Pepe低着声音问道,听上去很累还有一些古怪。

        Pepe讨厌在午夜被叫醒但karim今晚不想和Marico一起处理这件事,尽管事实上Marico可能由于要照顾能让他一晚上都没睡的小婴儿Liam而现在还醒着。

       但Marico会问太多的问题而且他太了解自己了。

       如果他看见karim这样的状态他可以一直不停的问karim直到他最终坦白一切。

 

       这是他今晚需要的最后一件事。

        他需要一个可以只是送他回家的人。

       “我很抱歉,Pep”他挤出这几个词,感到羞耻的泪水从他的眼眶中冒出。Pepe深深的吐了口气。

         “怎么了,Benz?”Pepe问道。

      Karim听见Ana Sofia在一旁用葡萄牙语询问怎么了,pepe很快的回复了她,一切都很好。

      karim不懂太多的葡萄牙语,但他很擅长抓住所有语言中的一些关键词语,更何况身边长时间来有这么多的葡语队友,他们教过他一些基础的东西。

       “我需要你来isco家接我。”

        “我会来的。”

         karim这才放松的叹了口气。

 

        难以忍受而且可怕的二十分钟过去了。karim在这不能做任何事除了担心cris会下来,然后他们不得不面对两人的罪过(sins)。终于Pepe的白色奥迪停在了karim站着的露台下的私人的车道上。

       karim尽快的走过去打开门让自己坐进去。

       他关上门,看了一会pepe,给了他一个微弱的笑,系上了安全带。

       “Hey.”他低声说道,pepe冲他微微的点了点头。

       "天啊,你真是一团糟! 你到底怎么了?”他问道但karim只是疲倦的摇着头。

       “求你了,Pep。我真的不想谈这个好吗?谢谢。”

        “好吧,但请告诉我你有没有受伤之类的?”

       “没,我没受伤。我只是宿醉了非常难受。”karim承认道。意识到他欠pepe,至少因为是他把他半夜从床上拖下来。

     pepe的态度柔和下来,他悄然打开了收音机并且把他的手放到了karim的胳膊上,“没关系,你不必谈论这个。”

      “你难道对于我的宿醉不感到惊讶吗?所有人中只是我?”karim问道。

        pepe耸了耸肩膀,“不怎么,isco给我们发了一些照片,我可以看到你直接从瓶子里喝香槟,所以我猜你大概会宿醉。”

      “他妈的!(原文为法语)isco真的给你们这些家伙发了那些图片?你知道后来发生什么了吗?”

       “你不记得任何事了吗?”Pepe像往常一样快速的接过话。

        “真的!我的的确确想不起一件事!”

        “well,也许这是最好的。”pepe谨慎的哼了一句,转下开关打开车窗好给karim一些新鲜的空气,他看上去脸都发青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pep,求你告诉我吧。”他恳求道。

         “你确定你真的想知道?你或许不会喜欢真相的。”pepe警告道。karim犹豫了一会,深深的吐了口气,他改变了他的想法。

       “算了,你是对的。实际上我并不想知道。”

         “well,当我看见你脖子上的吻痕时我想说你有一个完美的夜晚,也许你应该就这样,然后满足与此就好了。”pepe眨了眨眼,karim感到他的脸红透了,努力抑制把他扔出窗外的冲动。

       “哦求你别说了,我已经很不舒服了。“karim咳嗽起来,pepe从后座递给他一瓶水。

        “给,我想你需要它,你一定很口渴。”

         “谢谢。”karim笑了,打开瓶子急切的喝起来。

         pepe把车开到了karim的停车位,并在门前停了下来。

         ‘嘿,听着。如果你想要谈谈这个,你知道在哪可以找到我对吧。“pepe把手放到karim冻的像石头一样的的手指上,karim点了点头,紧紧的抱住了pepe。

         ”谢谢,兄弟。(原文为葡语)“他在pepe的耳旁低语,亲了一下他的脸颊。

        ”你太客气了,hermao(可能有拼写错误)现在回去好好的睡一会,还有当你睡醒的时候多喝点水。"pepe命令道,karim给了他一个微笑。

      “我会的,谢谢。”

         “明天见,记住训练别迟到。”

         ‘我不会的。“karim哼着答应了。他下了车,和pepe挥手告别,然后回到床上,快速的陷入了无梦的睡眠中。

       

       几个小时后他的手机铃声叫醒了他,并且他看见他错过了cris的两个电话。

       当他打开短信时他的心脏都快跳到了喉咙。

       “你他妈去了哪?”

       他一边读着一边咬着自己的下嘴唇,想着该怎么回复他。

       显然cris对于昨晚记得的比自己多,karim知道现在实在没有办法了。

      他必须面对这一切。

      这就是为什么cris是cris,他不会避让任何事。

      karim抓起他的手机,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思考着该怎么回复的好。

     ”家里。“他回复道,他的脑子里一团雾还有些害怕。

      现在还很早,不过七点三十,但cris一直是那一只早起的鸟。

     ”为什么?“葡萄牙人回复道,karim打了个颤。

     ”你知道为什么。“他打着字,在他发送后,是一段长时间的沉默。这告诉着karim,cris很可能受到了冒犯并且很不高兴。

      几分钟后karim从床上起来,冲了个澡,拼命的试图冲掉酒精还有cris身体上的香水的味道。

      他想知道在车上时pepe到底有没有闻到他身上的味道。

      pepe比任何人都了解cris,当然会闻出他身上全是cirs的味道。

      这个想法只是刚刚进入了他的脑海,就让他再次紧张起来。

     

      他洗完澡后再次对着镜子检查自己——他看上去就像一个该死的精神崩溃的人。

      咬痕蔓延的让他胃痛,从覆盖他肚子附近柔软的皮肤,有些甚至到他的大腿内侧。

      他因为这些直发抖,迅速的穿上了自己的衣服,希望自己可以施展魔法把这些从他身上抹去。

      在他一生中从没有此刻感觉自己像一个妓女。

     

      当他下楼的时候,他看见一个非常熟悉的身影坐在他的餐桌前看报纸。

      当cris转过身并用尖锐的目光看着他时,karim喘着气,发出了一声小小的惊叹。

      他穿着他最喜欢的暗蓝色的牛仔裤,灰色的裤沿环抱出他强有力的躯干。

      ”你好(法语),benz。“

      他把报纸放下,两手交叉,收紧下颚。就像一个正在责骂一个坏学生的老师。 

    ”你他妈怎么进来的?“karim问道,震惊更多于生气。cris得意的举起marcelo彩色的钥匙扣,在他的鼻子前晃了晃。

        ”我刚好有一个朋友有钥匙。“他咬着牙,黑色的眼睛冰冷的说道。

        ”所以你就这么进来了?“

        ”当然,为什么不?难道昨晚的事发生后我就不被允许了吗?“他生气的撅着嘴。

        ”我甚至昨晚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哦,是吗?“cris怀疑的转过他的脸。”这就是你为什么昨晚半夜偷偷溜走,因为你什么也不记得了。“

      ”当然!“

      ”你真够成熟的,benz.“cris叹了口气,不相信的摇了摇头。

      ”好吧,那我还能做什么?“ karim打断了他的话,cris再次叹了口气,现在气氛沉了下去。

        ”我不知道,不如过一段时间然后再我们再谈论这件事?“他建议道但karim摇了摇他的头。

         ”讨论这件事?我的意思是当我醒过来的时候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只是看到你在床上,还有避孕套,酒瓶,还有——我完全慌了好吗?所以我他妈的就跑了!“

       在空气中徘徊着长时间的沉默后,cris忽然问道:”你要咖啡吗?“

       ”噢,当然。“karim耸了耸肩,cris站起来,给他们倒了杯浓咖啡,递给了karim,然后挨着他坐下。

       他坐着更近了一点,大胆的侵占着karim的空间就像他总是在球场上的那样。

       ”谢谢。“

      ”那么你想要我谈谈它吗。“cris问道。

karim把头埋在手里,艰难的吞吐道:”我们真的必须这样?难道就不能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那样?“

       ”或许你可以,benz.但我不能。拜托不要认为我睡过很多家伙或者我把性当成很轻易的事,我没有。甚至当我喝的很醉的时候。所以请不要认为我把你当作廉价的婊子或者其他这样的,因为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cris解释道。但karim皱着眉头。

       ”我为什么会觉得自己是个婊子?“

      ”你昨天晚上非常的忧虑,当我们... ...嗯... ...当我们开始的时候。这么说,你一直重复着如果你做了这件事,你就只会是我其中的一个婊子。在那之后,我不得不一直说服你。“cris说道,焦急的咬着他的下嘴唇,而karim的眉头依旧皱的很深。

       ”所以主要是你在骗我操你?这就是你主要在说什么——我不想干,但你一直在说服我!真是太感谢了。“他抨击道,而cris的脸色发白。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不是这样的!你必须听我说,求你... ....“cris吼道,他的手臂疯狂的挥舞着,每一秒都在失去自我控制。

       ”well,那你为什么不来告诉我这是怎么发生的呢?我无法想象和你变成这样,这不关任何人的事。“

       cris张开他的手,让他们的手指轻轻的碰到一起,试图安抚karim的情绪,但是karim退缩了并且远离了他的触摸。

         ”请不要这样做!“他发出了嘶声,cris快的收回了他的胳膊,像是被一条有毒的动物袭击。

           ”好吧,我会从头开始的。这开始于isco和sergio愚蠢的玩真心话大冒险的计划——这不是一个好事,对任何人来说都这样。让我稍稍理一下。“

       ”它有个够纯洁的开始,就像这个该死的游戏总是那样,但很快问题变得越来越私密,冒险变得越来越疯狂。isco让你喝了些龙舌兰酒,就像是让你挑战自己,看你到底能喝多少。而你答应了。然后他们开始灌你香槟,你很快就醉了。你也一直用你杯子里的酒灌我,这样你就不必自己喝掉所有的东西了“

       ”isco最后玩的大冒险是,让我吻这个屋子里最有魅力的家伙。“

       ”然后我站了起来,走到你的面前,用我的嘴唇压到你的——“ 

       karim突然打了个寒颤,把他的手伸向了天空。而另一个男人沉默了。

      ”whoawhoawhoa!上帝啊你为什么要吻我而不是James!或者sergio?我他妈的不是那屋子里最有魅力的家伙而且你知道的。“

       ”你现在该知道我对james和sergio没有兴趣。“ 

       ”是的,没错。所以你对我有兴趣?“他半是嘲讽半是严肃的脱口而出。

       ”对,我为什么不能?你对我来说非常的有魅力,benz.“

       Karim羞红了脸,摇了摇头。

       ”别说了。别让我难堪。“他说道,但不能阻止一丝笑容从他的嘴角逸出。

      ”你对我来说就是最有魅力的,我不会骗你,永远。“cris发誓,当他亲上karim的脸颊时,这让他又开始打颤。

       ”求你了,别——“karim梗咽的说道,愤怒而又混杂着浓浓的渴望。

        cris再次拉回了他,叹了口气,漂亮的脸上暗含着失望。

       “你为什么对此这么排斥我?”

        “这是错的okay?在我的文化里两个男人像这样——你懂的。”

           “噢,少来了。对你来说这不是问题。这又不是你第一次和男人一起了。”

          cris说道,但当karim听到最后一话中未提及的问题后,他的脸红了。

          “OMG!这是你第一次和男人一起吗?”cris惊讶的问道。

            karim把他的头埋在手里大声的呻吟道,“没错,是的。”

           “那格里兹曼了?我确定——”

           “没有,我从来没有操过他,甚至亲过他。因为我不想要他你个白痴!我不想要任何男人!”

          “听着,我不想听上去过于自信了,但昨晚你确实想要我。”

            “那都是因为愚蠢的酒!婊子(法语)cris你怎么能这么蠢?”

           “hey但酒精不会改变你是karim,它只是揭开了你。相信我:我没有强迫你和我做任何事。我或许该加上一句,在我们当着所有队友亲完后,我去了床上,一个人,就是那个房间。猜猜几分钟后谁跟过来了?”cris吼道,而karim感到脚下的地都塌了。

       “等等,是我跟着你?是我发起了这一切?”

        “该死的是你没错,这就是我为什么以为你之前和别的男人睡过。你的确没有说你是第一次和男人一起,所以我只是假设你应该很有经验。特别是当我注意到你他妈的任何事都棒极了。”cris缓慢的,肆意的舔着自己的下嘴唇,

        “这真是让人可怕的不是吗?我操了一个男人这在我的文化里是有罪的而且我不记得任何事。也许这是一件好事,能让我们更容易的忘记这屎一样的事情。”karim喃喃道,比起对cris,更像是在对自己说一样。

       “如果我不想忘记了?”cris问道,karim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cris再次靠近karim,有力的手捧住karim右边的脸颊,轻轻的吻了一下。

        karim颤抖的闭紧了自己的双眼,但是他已经远离了两次了,他不得不压抑着自己再次远离的倾向。

       “你不能总是得到你想要的,cris,即使是你。”他低语着,把手放在cris的手上。

        “我知道,相信我。我只是希望——看看我们在球场上有多么特别的牵绊,你知道的,我们之间总是有的。”

        “我们知道该往哪里精确移动,我们知道我们想从对方那里得到什么,而我们一起工作的时候是这么的棒。昨晚,在床上这也没有什么不同的,karim。我们就像是一体,你再一次精确的感受到了我想要的,我需要的。反之亦然。”

       “我从来没有在性爱中感觉到和一个人有这样的联系。不管我怎样努力,我忘不掉。我也不想忘掉,因为这时我人生中第一次性爱确实让我感到完整。”

       “如果你之后想忘记这一切,我会同意的。但这似乎很不公平因为你没有关于这美妙的时候记忆而且你不会知道你到底放弃了什么。”

      “听着,我不会要求你再做一次来让你自己明白这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我只是要求你现在还不要先做出决定。在你永远的躲避我之前认真的考虑一下。”

       “你能为我做到吗?”cris恳求道,他的眼里充满了雾气,karim感觉自己还没想清楚就点了头。

       “谢谢你。”cris说道,看上去比任何一次karim看到的还要解脱。

          karim不确定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他靠了上去,也许是cris如此坦陈的说了他的感受,他用胳膊抱紧了他的朋友。

        也许说服了karim是他看到cris如此的脆弱,他因为不知何故打破了那堵墙,而cris却总是那个负责拉起他们的人。

       一些属于他的感情突然使他想要靠近cris,要他知道自己被爱着,在这些事发生过后,甚至他们永远也不能一起,但作为朋友,cris永远拥有他。


       “我该走了。”cris从他的胳膊中挣脱出来的时候,他看着karim,他们的双眼对视,karim轻轻的点了点头。

      “好的。”他笑了。cris用手指划着karim脖子上的吻痕,在那块敏感的苍白的皮肤上,轻轻的滑动。

       “它们痛吗?”cris关切的问道,karim摇了摇头。

         “还不算太差。”

         “你今天也许会想把它们遮起来的,来躲开一些蠢问题。”cris提议道,他的语气有些失望,因为他希望他所有的队友都会看到他对karim的脖子做了什么。

         “对,我会的。”karim耸了耸肩。

         “很好,一会见。”cris亲了亲karim的脸,转身离开了。

          “再见。”当关门声响起时karim说道。

           现在他一个人了,他把脸埋在手里,感到脸颊上滚过两道泪水。

      

           他妈的他的生活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TBC.




翻译完了觉得文笔好辣鸡OTZ


评论

热度(92)